龙儿

心给出去了(♡˙︶˙♡)

学习打卡第十四天

玄黓摄提七月十四日

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

鸾皇为余先戒兮,雷师告余以未具。

吾令凤鸟飞腾兮,继之以日夜。

飘风屯其相离兮,帅云霓而来御。

纷总总其离合兮,斑陆离其上下。

吾令帝阍开关兮,倚阊阖而望予。

学习打卡第十三天

玄黓摄提七月十三日(中间休息了一天~)

跪敷衽以陈辞兮,耿吾既得此中正。

驷玉虬以椉鹥兮,溘埃风余上征。

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

欲少留此灵琐兮,日忽忽其将暮。

吾令羲和弥节兮,望崦嵫而勿迫。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牵余马于咸池兮,总余辔乎扶桑。

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遥以相羊。

野草

当我践踏路边的野草时,

我的灵魂似在颤抖,

由此自卑与不甘变得积极,

使我也学会了沉默,

无论是谁我都瞧不起,

连我自己也是过错

于是我开始恶心谩骂我自己,

我鄙夷着自己想立牌坊的虚伪,

我厌倦着自己习以为常的生活,

我省视着自己肮脏下贱的心灵,

那么,我该如何过活?

压榨自己为他人引渡,

成就别人的财富,

践踏自己为他人铺路,

成就别人的荣誉,

碾碎自己为他人诉苦,

成就别人的幸福,


自身贯彻到底的孤独,

变成毒药将我麻木,

我栽在那一条路?

通往黎明与光芒的旅途,

野草在哭,

生活之歌

生活是昨日的歌,

它会埋葬你的灵魂,

随即而来的永夜,

它让人们思忖,

并对苦难妥协,

破旧不堪的皮鞋,

日复一日的拼接,

惨淡、沉默、胆怯,

我们走了很远很远,

直到我们走到生活里,

才知道那无忧无虑的岁月,

存在于那早已见不到的季节,

夕的笔记

春藟大抵是死了;秋白找不到人影;云中苑也许久没开了;冬暮丘上全是雪;珏朔亭下有人打着灯笼,似失了魂般望向俪夏山。终是诗三百的《樛木》写得太过了些,人世间的事哪里来的了那么称心如意,非是女子祝愿男子就能成功的,非是男子喜欢女子就能圆满的。那俪夏山上的雪像是被天公刻意揉碎洒下来的,满满当当,又如鹅毛填地一般软,风一吹便散了。春藟和秋白大概也是如此,让天公看了觉得嫉妒,于是就把他们揉碎了散去,得了个白茫茫一片真干净。但有人是不感动于爱情之类的琐事的,杨二爷觉得不应当关云中苑,这是影响到他打猎做衣的,说是死人的事不能碍到活人的理。暮叶酒馆的常客小秀才最近也怪的很,总是一个人嘟嘟囔囔,不知是在与谁说话,跟着了魔一样。新城外几里的珻山上也出了事。就连我自己也是因为杺姐的事才出来的,明日也要赶赴木庄,去看看杺姐到底过的如何。这世上的人就如同暮叶一样,摇摇缀坠地不知明日又飘到何方,不知何时会死于他乡,不知……唉,不提了,这穷书生说的道理哟,用不得。

                                         

                      辛丑年腊月二十三日

                              暮叶酒馆记

将进酒

见北老师《将进酒》一诗有感,遂临时起兴,以李贺《将进酒》为底,自拟一篇《将进酒》。

@北梣(接稿ing) 

轻歌曼舞琉璃钟,遮步进酒琥珀浓,

筵觥飞羽真珠红,屏门九叠围香风,

华玉银盘入金龙,褴褛衣衫志在空,

十二楼台对寒宫,吴刚依树望隆穹,

老妪不见旧蛟从,女媭怎耐新菟薨,

只教人生多叹苦,樽酹对君伴鸶鹭,

玉笛龙声归晨幕,琵笆凤吟去迟暮,

朱冠玄服将雨露,青丝白发抿桃苏,

石桥杨柳伊在语,长亭落晚离人诉,

相执泪眼未相语,此别何处是归隅,

骐骥驰骋路中周,远叶孤影莫回首,

盈虚幻月夜雨稠,斯夫若水蘩沚州,

杏花乱落坠星捉,海上木叶萧瑟错,

杜康消愁更晓愁,春萦无忧应尽舟,


无题

春风裁杨柳,枝落伊人旁,

投笔应从戎,只教思君长,

思想湮灭

在黎明将尽时,

我变得无知,

追寻欲望的本质,

金钱又让我的思想单一,

一腔热血成为后来的固执,

我像是一只蚂蚁,

行走在白线上,

诱惑故意出现在这里,

我只得寻觅,

醉死梦生并不代表着放弃,

人们渡过的漫漫长夜,

都是他们的思想湮灭,

金钱,权力,美色,

欲望上的蚂蚁只能向前,

并企图窥视这一切,

它们被秩序变得混乱,

被规则变得无伦,

被道德变得麻木,

我们该如何过活,

不要犯错,

不要犯错,

不要犯错,

或者被众神流放,

在荒芜之地沦落,

思想湮灭是祂们给我的死刑,

而我早已被杀死过,

最后一刻,

我告诉祂们,

:

社会是锁,

而钥匙是我,

我不停的插入它,

让它知道痛苦和欢愉并存,

就如同我对你们一样,

入我相思门·莲君

莲君者,不知姓氏,遂以其号称之。

襁褓为孤,茕立于世。

内无功亲,荫蔽三代,外无强戚,遍布九州。

得养于僧,寄居于寺。

及冠之年,

无乡达之冠字,无先妣之姓名。

羸弱其身,

号莲花之濯清,喜三闾之性情。

自曰莲君,

时边域之纷乱,遇门堂之小雯。

交以知己,

恰高山之流水,似伯牙之子期。

相谈甚欢,

如管仲之穷迫,得鲍君之琼露。

设邀取酒,

对酌情之肺腑,感苍天之无缘。

悲从中来,

以诗歌之拙词,道吾生之哀叹。

:

烟云弥漫雨朦胧,身世浮尘雾重重。

醉里欲舞见海棠,将摘明月空袖中。


@以诗会友bot 


狭道:窄门

我们在荆棘里重逢,

狭道通往永生,

夜莺啼哭将死的月亮,

河流踉跄着跌入风中,

慌张总是如此猝不及防,

就像含羞草被轻抚,

眸子里的对方显得那么不堪,

高耸的树也打着寒颤,

曾经的爱让我们落入深渊,

十字路口的抉择是委曲求全,

飘落的枫叶总有归途,

在宽门和阔路,

你我却不似他们,

直直的走向了窄门,

月色盖住了相逢的喜悦,

惶恐和不安才是我们的心声,

交流就像流水被巨岩阻断,

言语被谎言浇灌,

结出不信任的果实,

颤抖冷漠与互相试探,

影子拉长我们依旧一言不发,

直到狭道将尽,

我们都是彼此的宁静,

请铭记那爱情,

得到永生的是它,